商业地产观察第14期导读

有城市的地方,就有沙县小吃”,沙县小吃正爆炸式增长。业主自发开创的沙县小吃,“一家一店”,易复制,草根式快速成长。近日便传出沙县小吃正在谋取整体上市。此消息一时间招致众多质疑。沙县小吃如何规模化产业化,成为重要课题。【详细

    前世:跑路的老板创办了沙县小吃

    沙县小吃能在这些年爆炸式地开遍全国,导火索居然是19年前,沙县历史上最为惨烈的那场金融危机。1992年的沙县,有点像现在的温州,大量民间高利贷扯断了资金链,一大批人欠债外逃。这批狼狈不堪的跑路者,绝处求生,开始做小吃,没想到靠小吃不仅能生存、而且发了财,他们是把沙县小吃推向全国的第一批开路人。【详细

    今生:沙县每年靠小吃狂揽40亿

    看上去低廉的价格却给沙县人带来了丰厚的收入。有人算了一笔账,开一个60平方米以下的店面,算上每月租金、物料成本、员工工资、水电费和税费合计成本大约2万元。只要选准位置,每天接待130人,每人消费10元,月营业额大约4万。如果是100平方米以上的店面,能达到月纯利5万元。据沙县小吃办统计,目前沙县小吃产业年营业额已超过40亿元,小吃行业收入占据农民人均纯收入的60%以上。【详细

    未来:拟成立小吃集团上市

    沙县成立了小吃集团公司,准备整合小吃业主入股。发展目标是搞连锁经营并上市。目前多数沙县小吃业主本钱有限,租的店面小,环境卫生也不会太注意,难以摆脱“家庭作坊”、“低档次”的标签。乐相森认为,沙县小吃业要朝产业化规模化的方向发展,必须发展连锁快餐的经营模式。【详细

    沙县上市路:上市是终极目标

    “不要误解,沙县小吃不是马上要上市,它只是我们的终极目标。”一位不愿具名的沙县小吃同业公会(下称小吃公会)工作人员向新金融记者解释。现在,虽然部分地区的小吃业主已经成立公司,但要做大的话还需相当长一段时间。该工作人员透露说,“即便要上市也不一定是沙县小吃整体上市,也可能是将来某家企业做得好,通过一个城市发展到若干个城市,以该企业的个性化品牌上市。”【详细

    路径一:整体上市有难度

    谈及小吃集团公司吸纳业主入股一事,刘锦儿表示,愿意以公司名义入股,“如果每个城市都形成一个发展好的沙县小吃餐饮公司,年销售额过亿,再组成一个总公司,这样沙县小吃的规模就更大了。现在上市的方向和框架都有了,关键是各地怎么去做了。”而2008年成立的沙县小吃集团公司似乎也在为上市作铺垫。【详细

    路径二:龙头公司先上市

    除了小吃集团公司吸纳业主入股的运作方式外,龙头沙县小吃公司先上市也成为另一条上市路径。“我们将来也不一定是沙县小吃集团上市,也可能是哪家做得比较好的沙县小吃公司先上市。”前述不愿具名的小吃公会工作人员向新金融记者表示。该人士透露,沙县小吃未来上市可能交由市场决定,做得比较好的小吃公司可能会成立中式餐饮集团,走连锁经营模式。【详细

    餐饮企业很难达到相关的上市标准

    上市对沙县小吃来说并不是一个容易达到的目标,首先,对于一盘散沙的小吃店整合需要花费不少精力,其次餐饮企业很难符合上市标准,比如:大多餐饮行业有不开发票的陋习。餐饮行业不开发票的陋习影响了它的IPO。人们去餐馆吃饭,一般来说如果不主动索要,餐馆就不给你开发票。不开发票导致企业的现金流和利润缺少白纸黑字的凭据,成了说不清楚的糊涂账。【详细

    专家:沙县小吃上市太遥远

    有分析认为,沙县小吃业要朝产业化、规模化的方向发展,必须发展连锁快餐的经营模式。但是一些小吃经营者和行业专家表示并不看好。有分析认为,沙县小吃业要朝产业化、规模化的方向发展,必须发展连锁快餐的经营模式。但是一些小吃经营者和行业专家表示并不看好。深圳红宝路上的一家沙县小吃老板张先生告诉记者,在深圳几乎是每二三十米就有一家沙县小吃,数量多,难以整合。【详细

    连锁反应:各地小吃蠢蠢欲动

    有意思的是,不少网友受沙县小吃的启发,纷纷开始为自己身边的传统小吃“摇旗呐喊”,鼓动他们也走上上市之路,从而在网络上掀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“小吃上市”运动。最先做出反应的是郫县豆瓣。日前成都媒体报道,成都郫县豆瓣正在积极谋求上市,欲歩沙县小吃后尘。据称,有“川菜之魂”的美誉、300余年历史的地方名特产品郫县豆瓣,8年来一直尝试通过上市路径。【详细